季刊專欄
機械美學大師:費爾南.勒澤
廖培娟 / 羅芙奧季刊第16期 2016/02 / 2016-02-18

 

 

承自塞尚、與立體派並行、開創機械美學主義、影響普普藝術等流派的現代藝術大師,勒澤,入世而獨行的風範,展現了二十世紀最貼近時代脈動的活力與壯麗。

 

1912年被藝術史評論家米高.瑟佛譽為「也許是整個法國繪畫史上最美麗的時刻」。這一年是畢卡索與布拉克領軍的立體派發展到達頂點的一年,也是立體派第四員大將勒澤作品的成熟階段。這三位重要藝術家都在塞尚的繪畫中獲得啟發, 促使立體派成為現代藝術首次抽象形式的表現。其中勒澤的畫面偏好使用圓柱形、 管形,評論家特別稱之為「Tubism」。

 

大師的對視─勒澤與卡爾德勾勒的勒澤肖像。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33歲的勒澤亦入伍服役。從巴黎藝文薈萃的中心點,霎時與藍領階級一同面對生死,勒澤看見最坦率直接的人性美好,他忘卻了先前愈發抽象的創作,致力描繪能為所有人欣賞的藝術;而槍砲坦克等戰爭機器的力量亦揭示機械將在人類生活中占有重要角色。勒澤的「機械美學」並非冰冷無情,相反地,他作品中無論是人物、靜物、風景都充滿人性的溫暖與積極的光明面,將有機體以宏大、壯麗、不矯飾的情感呈現,在他眼中的機械之美。

 

「美無所不在,廚房白牆上鍋盤的擺設也許更勝於一間十八世紀起居室之美,甚 或公立美術館。」現代都市中閃耀雜陳的街燈、告示牌、鋼筋、起重機等,在勒澤的畫面上羅織萬花筒般的讚歌。形、色、光,相互交疊追逐,都市生活的美感被轉譯為機器運作的詩意韻律與快節奏。

 

1919 年《城市》充滿速度感、霓虹燈甚至各式吵雜的聲響。

 

到了1920年代末,勒澤的聲名已遠播至大西洋彼岸,1931年他首度造訪紐約與芝加哥,受洛克斐勒委託製作大型壁畫,1935年紐約市立現代美術館為他舉辦大型展覽。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勒澤移居美國,於耶魯大學任教,戰後返回法國,此時當代流行生活的景致:假日馬戲團的雜技演員、大樓建築工事的工人、公共泳池內穿梭的跳水者、閒暇的鄉間郊遊等躍上畫面。

 

晚期最著名也是最受歡迎的系列之一,建築工人是戰後重建的無名要角,在高聳入雲的鋼鐵間穿梭,黑白與三原色明快樂觀。

 

「在這變化迅速、擾亂心神的生活中,讓我們慢下腳步,保有平靜與安寧的力量。 跳脫身邊崩解的元素,穩定而沉靜地去理解生命。……緊繃的節奏已成為常態,確 認目標並堅持下去,緩慢踏實地邁向未來的成就。」─費爾南.勒澤。

 

勒澤的作品收藏於世界各主要美術館,包括巴黎龐畢度藝術中心、紐約大都會美術館、紐約市立現代美術館、古根漢美術館、費城美術館、芝加哥美術館、倫敦泰德美術館等。1955年勒澤逝世於法國,在畢卡索、布拉克、夏卡爾等同期藝術巨擘的參與下,1960年5月法國國立勒澤美術館開幕,蔚藍海岸線再添上一處不可錯過的瑰寶。

 


FOLLOW US.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