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刊專欄
暖化 佳釀大風吹
潘芸芝 / 羅芙奧季刊第17期 2016/05 / 2016-06-20


氣候暖化是全球最急迫的議題,對於看天吃飯的葡萄酒業者而言,自然也不例外。隨著2015 年夏季創下法國史上第二高溫記錄,氣候暖化對於釀造葡萄酒的影響已如醒鐘般,再次敲響了酒業的憂心。

 

相較於其它農作物,葡萄樹對於周遭環境的變化是出了名的敏感。如果一小段坡、一股季風,或日夜溫差多上1、2℃,就足以在不同副產區造就出完全不同的微型氣候,試想產區年均溫升高1 ∼2℃,或全球每年升溫2℃,對於葡萄酒的風格會有多麼驚人的影響。

 

重新定義波爾多

一份由聯合國監督的調查發現,波爾多到2050 年之前,可能會高出較1975 ∼2005 年的均溫整整4℃。在這裡,梅洛很可能成為第一個被淘汰的品種。法國國立農業研究機構研究員Agnes Destrac 表示:「(波爾多)很可能無法再繼續種植梅洛了。」

 

本應九或十月才採收的梅洛,如今多在八月便成熟。過熟的葡萄導致酒款失去新鮮度,令釀成的紅酒與右岸原本的經典特性大相逕庭。原本優雅、適合搭餐,酒精度中等的右岸紅酒,在近幾年逐漸成為葡萄酒大師Clive Coates 所形容:「沒有骨架的水果炸彈。」

 

為了面對大自然投出的變化球,波爾多釀酒業者紛紛早採梅洛,以圖挽救原本的經典風格。波爾多葡萄酒公會CIVB 也開始進行一項為期八年的計劃,找來超過50 種耐旱耐熱的品種,欲透過實驗找到適合在波爾多種植的品種,其中包括了義大利的山吉歐維榭,以及希臘的希諾瑪洛和阿塞蒂克等。

 

根據Destrac 的說法,以卡本內蘇維濃和格那希配種得到的瑪莎蘭表現不錯,葡萄牙的國產杜麗佳也十分傑出。而原本已經是法定品種之一,卻因過晚成熟而種植比例偏低的小維鐸,很可能捲土重來,再次成為波爾多新寵兒。然而,無論協會研究結果為何,經典的風味,恐怕只會成為過去。

 

釀酒版圖大洗牌

全球暖化對於葡萄酒並非全亮紅燈。過去十年來,其實有不少名酒產區得益於氣候暖化,包括德國摩賽爾河等德白產區,以及法國阿爾薩斯與香檳等地,就連英國也開始釀出品質優秀、廣受好評的氣泡酒。在這些緯度較高、氣候較寒涼的產區,葡萄熟成度因氣候暖化而獲得改善,單寧與糖份開始升高,因而較少見到酒體稀釋、清淡無味的壞年份。

 

然而一份調查發現,截至2050 年,全球恐有2 / 3 的優質酒產區將面臨存亡威脅,這些地區的產量不但預計面臨高達85% 的縮減,品質更可能大不如前。隨著氣候不斷暖化,未來的葡萄酒的理想栽種緯度可能將由目前的南北緯40 ∼ 50 度上提5 度,這表示包括波爾多與隆河等在內的南法產區、納帕、北義多區、南非,以及西班牙利奧哈和斗羅等區,將全數排除在外。

 

取而代之的葡萄酒產區新星,則包括有英國南部、俄羅斯,甚至瑞典等緯度偏北的地區。事實上,最近開始愈來愈流行的澳洲塔斯馬尼亞島,也可以說是其中一例。也許不用到2050 年,我們所熟知的優質酒產區,將會大規模洗牌,而精打細算的葡萄酒藏家們,或許已在積極收購經典產區的佳釀,並研究新星產區的潛力酒莊了。


FOLLOW US.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