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5

1985年

油彩 畫布

97 x 195 cm

簽名右下:無極 ZAO

預估價

估價待詢

成交價
44,320,000
170,461,538
5,689,345

羅芙奧香港2011秋季拍賣會

018

趙無極 (華裔法籍, 1921 - 2013)

4.4.85


Please Enter Your Questions.

Wrong Email.

來源:


皮耶.馬蒂斯畫廊,紐約

展覽:


「趙無極繪畫1980-1986」,皮耶.馬蒂斯畫廊,紐約,展期自5月6日至13日,1986

圖錄:


雷馬利,《趙無極》,藝術圈出版社,巴黎 ,1986,彩色圖版,編號249,頁307

《趙無極繪畫1980-1986》,皮耶.馬蒂斯畫廊,紐約,1986,彩色圖版,編號13

丹尼爾.阿巴迪,《趙無極》,亞斯.蒙地出版社,巴黎,1988,彩色圖版,編號65

《趙無極作品集1935-2008》,季豐美術出版社,香港,2010,彩色圖版,頁239

賞析:

趙無極的作品《4.4.85》曾是紐約知名的皮耶.馬蒂斯畫廊的舊藏。皮耶.馬蒂斯乃是法國野獸派大畫家亨利.馬蒂斯的么子,自幼浸淫在藝術家庭中,1924年他前往紐約開啟畫商生涯,並在1931年在紐約以自己的名字開設一家畫廊,營運至1989年過世為止。六十五年的畫商生涯中,曾經代理過多位偉大的藝術家:諸如米羅、夏卡爾、馬蒂斯、傑克梅第、盧奧、巴爾杜斯、杜布菲等諸多現代、當代藝術大師,皮耶.馬蒂斯在二十世紀現代及當代美術史中佔有一席之地。1995年紐約的尚.庫魯傑爾畫廊、2002年紐約摩根圖書館暨博物館、2005年紐約大都會美術館,都曾以主題展覽向這位畫商致敬。趙無極常是參與展出的藝術家之一,可見得這兩位畫商與藝術家之間的密切合作淵源。


1979年皮耶.馬蒂斯首度拜訪了位於巴黎的趙無極畫室,表達欣賞之意,並邀請他隔年到紐約的畫廊舉辦個展。趙無極在皮耶.馬蒂斯畫廊1980年的首次畫展中,展出多幅油畫與水墨作品,商請友人建築大師貝聿銘親自撰寫展覽目錄序言。皮耶.馬蒂斯畫廊曾分別於1980、1986年舉辦過兩次趙無極個展,馬蒂斯夫婦和藝術家有密切的互動友好關係。作品《4.4.85》即是1986年畫展中的重要展品之一。趙無極曾經於1986年繪製了一幅三聯幅大作,向這位偉大的藝術經紀商致敬,以紀念兩人的友誼。一直到1989年皮耶.馬蒂斯過世為止,《4.4.85》畫作都屬於該畫廊的收藏。1990年5月為了處理遺產稅等問題, 皮耶.馬蒂斯身後一批豐富的藝術遺產轉售給蘇富比公司與阿夸維拉畫廊,當年高達1億6千多萬美元的交易曾轟動一時,此幅趙無極的創作因此得以輾轉流入市場,成為私人收藏的夢幻逸品。


趙無極的作品《4.4.85》有海景型的橫向開闊格局、迷濛的光線,充滿詩意,大氣淋漓的色韻間,融入畫家的心靈探索,將東方情思以西方油彩發揮地泰然自若,堪稱是趙無極1980年代的里程碑創作。1988年趙無極在巴黎出版的自傳中提起「...我喜歡自然這兩個字,它意味著非常廣闊的宇宙;那重疊著錯綜複雜的空間,表現出大氣在流動,風在吹拂的感覺。」趙無極迷人的抽象作品,一直以來被評論家認為是結合東西方文化最完美的表現,他分別以西方的油彩,東方的水墨,表現了中國人宇宙和諧、天人合一的理想。


作品《4.4.85》畫裡的光影氛圍,不禁令人連想起同樣師法自然的英國水彩大師泰納。泰納是英國公認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水彩畫家,他以捕捉變化無常的大氣氛圍及迷濛光影的效果見長,將霧氣氤氳、雲彩變幻的英倫風貌描寫得淋漓盡致,為人歌頌至今。泰納筆下的山光水色,呈現出東方的抒情意境。而趙無極的《4.4.85》畫作亦處處洋溢大師風采,揉合西方光影變幻及東方的宇宙觀。畫中的向上昇華的光輝意象,乃是來自於藝術家記憶與夢想的延伸。


1980年代趙無極進入耳順之年,他自言愈發地喜愛畫畫,他畫自已的生活,同時也想欲繪畫眼睛所看不見的空間,一個夢想的空間,一個令他永遠感覺和諧之所在,即使他採取了一種充滿矛盾力量的不安形式。在趙無極氣勢恢弘的圖畫裡,的確潛藏著個人細膩、敏感的情緒,他的繪畫成為情感的指標。每一幅畫,從最小到最大,都是他夢的空間的一部份,毫無隱諱地流露了他的感情和心境。


台灣美術史學家蕭瓊瑞總結了趙無極繪畫創作的五大特色:「強烈的生活性」、「豐富的色彩」、「多樣的質感」、「濃厚的音樂性」、「虛實相生的空間感」。他認為「趙無極將中國長久的人文理想,以現代的方式,具體而真實的呈現在人們眼前,成為二十世紀人類精神可珍惜的偉大遺產。趙無極在中國苦難的時代,遠離中國,但卻以文明而美好的方式,讓中國人重獲尊嚴,重拾信心,進而生發奮起直追的意志。」(參閱蕭瓊瑞,〈東西文化的完美結合〉,《中國巨匠美術週刊—趙無極》,1992,錦繡出版事業,頁36)


1980年代前後,曾編著趙無極重要油畫作品目錄集的藝術史學家—尚.雷馬利,盛讚趙無極不斷以作品探究了物質輝煌和精神豐盈之中無盡的可能性。他的創作愈來愈自由 ,奔馳在東方與西方之間 ,在能量與冥想之間。(尚·雷馬利,《趙無極》,藝術圈出版社,巴黎,1988 ,頁 49)法國藝評家賈可柏在1986年紐約皮耶·馬蒂斯畫廊《趙無極個展:1980年到1985年作品》展覽目錄序文,對於這時期的創作作了適切的評論:「眼光仍然開向所有的可能,是一個在世界形成之前的渾沌,是一條路,不通向終點,卻溯至起源,在有形無形之間,這就是趙無極的畫領我們去的所在,一個未完全定形的世界,仍在懸盪,在遲疑,是在形成秩序前最後一刻的翱翔。…趙無極的畫恆在對宇宙提出疑問,恆在戮力重造。有些畫顯示太初的勃然之氣,能量摩盪,景物成形成象前的翻騰,還有些畫展現星雲的桀驁,或光的誕生或水的發明,或第一個清晨,或在物質的動盪之外,呈現生命,在隱約中,湧現。」(趙無極、梵思娃·馬凱著,劉俐譯,《趙無極自畫像》,藝術家出版社,台北,1993年初版,1996年再版,頁 167)


回顧趙無極的藝術創作歷程,美國知名藝評家喬迅則認為趙無極從1979 年之後因嘗試水墨畫的創作,轉換了過去的研究,投入一種新的風格方向。從1979之後的十年間,也就是1980年代的趙無極繪畫,已臻至一種「優雅的狀態」,此階段他卸下所有的急躁,反而創造了中國繪畫裡出更為強勁的繪畫「骨法」。光線,從無盡溫柔的底處慢慢湧現、擴大,將黑暗圍繞了,某種圖誌形式開啟了寂靜與靜默。


趙無極的1980年代繪畫達到喬迅所言的「優雅狀態」,而藝術家也曾自言,他希望他的畫面能夠簡單一點,能夠多一點空間的感覺,他也一直在尋找這種空間的感覺。 在趙無極的自傳裡有一段話 ,傳達了如此的意志:「現在我只一心作畫,隨當時的靈感,隨色彩的需要。色彩是一切,什麼也不是,要用得非常精簡,甚至吝惜。


依隨色彩之的需要,依隨當時之靈感,使得1980年代的趙無極繪畫顯得高妙精練,有別於過去的激昂、雄渾,起伏顫動的情緒。《4.4.85》作品裡帶有趙無極的深沈哲思,他嘗試藉由單純的色彩,使得繪畫走向無限的天人合一境界。面對塵世的混亂,畫家在自己的畫室裡沈澱、思考,心中存有了繪畫的秩序。當他面對畫布裡不可預見的世界時,展開冒險與神遊。畫家孤獨地在畫室裡揮灑著油彩顏料,利用其延展特性,彩色的光芒顫動,深不可測,靈思泉湧,突然出現在其中,色調變化活潑,變化萬千。在這幅《4.4.85》的繪畫裡,顯示了畫家承續了東方繪畫、詩歌裡留白的傳統,以及發揚西方繪畫經典裡光的空間,闡述了東西交融,陰陽和諧的中道,既有西方神祕學說的啟發,又有中國人的自然思考,趙無極使其藝術臻至高妙的境界。


FOLLOW US.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