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1952年

油彩 畫布

90 x 116 cm

簽名右下:無極 ZAO
簽名畫背:Mars, 1952

預估價
100,000,000 - 160,000,000
25,510,000 - 40,816,000
3,284,100 - 5,254,500
成交價
110,080,000
27,383,085
3,536,139

羅芙奧台北2014秋季拍賣會

170

趙無極 (華裔法籍, 1921 - 2013)

三月


Please Enter Your Questions.

Wrong Email.


來源:
卡德比.布奇畫廊,紐約

展覽:
「趙無極個展」,耿畫廊,台北,展期自2009年12月12日至2010年1月17日

賞析:
1948年27歲的畫家趙無極,在父親的支持下,遠渡重洋,航向人文薈萃的藝術國度,往巴黎朝聖而去。在那樣的年代到一個遙遠、語言不通的國度,他自覺是項奇蹟。兩三年過去,趙無極飽覽博物館的名畫珍藏,也逐漸熟悉巴黎的生活,其藝術才華受到肯定,可鬻畫維生,於是他決定暫停畫筆,出外旅行,增廣見聞。1951年他先去了瑞士,參加自己的銅版畫展開幕,又在博物館內看到克利(Paul Klee)的畫,發現小小符號裡藏著奇妙的廣闊空間,竟接近中國繪畫裡才有的獨特意境。後來,他選擇遊歷南歐的義大利及西班牙,其中義大利托斯卡尼省(Toscane)最令他印象深刻,他不禁讚嘆景致優雅有若中國的江南。

趙無極細心觀察歐洲城市的教堂、壁畫、古蹟建築,幫助自己構思繪畫裡的空間佈局。地中海獨特殊的色調及無窮想像力,化為風景畫的靈感源泉。這段旅行的經驗對趙無極而言至關重要,他重新去發現中國,進入所謂的「克利時期」階段。回到巴黎之後,有一批結合風景、建築和大自然等主題的繪畫於焉誕生。

此幅帶有古典神祕風格的精彩油畫《三月》,便是趙無極歐洲旅遊後的傑出創作,為「克利時期」系列代表作,完成於1952年的春天。畫中描繪無數的帆船穿梭在南歐的美麗海洋上,像是進行著一場節慶嘉年華會。墨色的線描與簡筆圖示,將形象符號化與抽象化,以定點或散點透視營造多重的空間感。趙無極將旅途所見所聞,透過書法性的線條細細描繪,橙紅金黃的豐富色彩,輝映著古城特有的神秘色調。

從平面的透視裡,表現多重的空間,藝評家看見趙無極的畫裡有「詩」的存在。趙無極自幼熟讀唐詩、宋詞,背誦論語,苦練書法、水墨,深諳中國的詩畫意境,況且在中國詩與畫本就合一,在家學淵源深厚養成的繪畫中自然顯露。盛唐詩人李白寫過知名詩詞:「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山盡,惟見長江天際流。」說明暮春三月繁花盛開的時節,文人在春天雲遊江南,特別有感受。所謂唐詩頌揚州,宋詞詠江南,現代文人畫家趙無極也在他的歐遊風景畫裡追尋中國。

詩人兼藝評家亨利.米修(Henri Michaux)在1952年趙無極紐約首次個展的畫冊序言中曾寫道:「欲露還掩、似斷還連,線條隨興遊走,描繪出遐思的脈動,這是趙無極喜歡的。驀然間,畫面躍動著一片中國城鎮鄉村特有的喜氣,又是歡騰愉悅,又是滑稽突梯,在一團符號中。」(趙無極與梵思娃,《趙無極自畫像》,藝術家雜誌社,台北,1992年1月15日初版,1996年1月15日再版,頁103)亨利.米修認為:趙無極的畫其實不是「風景」,而是「自然」,早期作品中帶有幽渺曠遠及神祕的感覺,類似中國的節慶氣氛。米修的評畫相當契合藝術家的心境,詩人特別能領悟趙無極所欲傳達的畫意,兩人一生相知相惜。

1950年代前後,雕塑大師傑克梅第(Alberto Giacometti)的工作室和趙無極相鄰,提過特別喜歡他「畫中有一種潦草顫動的東西」。潦草顫動的符號,隱藏的是詩意的空間。而趙無極早期寫實繪畫中纖瘦的人物剪影,則是對友人傑克梅第的禮讚。

藉助克利畫作的提示,趙無極以幾何的架構演繹詩意的美感。他意識到需要創造出一種關照繪畫的新角度,「繪畫應讓人以另外一種眼光看事物,以繪畫的觀點看事物」。於是,從靈動纖巧的符號敘事性風格,逐漸轉向古樸奧秘的甲骨文時期,以及後期的抒情抽象表現階段。克利時期的作品《三月》,為趙無極早期創作關鍵轉型階段的力作,畫家思索著宇宙與人的關連,參透生命哲裡、探索抽象畫的意義。華麗如詩、綺麗似海的繪畫《三月》,將畫家的優雅自信展露無遺。

海洋或土地是宇宙的空間,裡面孕育自然萬物。在詩人或畫家的眼中,前者有遼闊、神秘、不安、包容、承載等意象;後者則有故鄉、親近、安定、樹草、山石等象徵。海洋與土地,互為虛實、陰陽的依存關係。而趙無極的繪畫擅長使用中國式的思惟透視,結合西方聖潔寧靜的光感,完成看似虛空其實豐盈的寫意圖畫。宇宙的生成,虛與實的相連,也是人類生活空間裡的不同層面。虛實的議題,在抽象畫裡至關重要,呼應了中國水墨畫上意境的創造。而此為趙無極繪畫裡終極關懷的課題,他一生致力於創造油彩的「虛實相生的空間感」,創造想像無窮的妙境,並賦予其平衡和諧的美感,為人類留下美好的藝術瑰寶。

FOLLOW US.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