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林

2015年

油彩 畫布

120 x 150 cm

簽名右下:2015 周春芽 Zhou Chunya

預估價
12,000,000 - 18,000,000
2,963,000 - 4,444,000
381,900 - 572,900
成交價
13,200,000
3,203,883
412,629
業務與狀況諮詢


羅芙奧2016秋季拍賣會

042

周春芽 (中國, 1955 年生)

桃花林


Please Enter Your Questions.

Wrong Email.

賞析:
「最早畫桃花的初衷與心態,是想表達人生很美好的境界,不完全是愛情。畫桃花其實不是在畫桃花,絕對不是在畫花或是風景,因為這樣就不是有太大的意義,是在傳述一種人生美好的境界。」– 周春芽1955年出生的周春芽已是當代藝術界的前輩,其融匯中西,獨樹一幟的藝術表達方式使其成為中國最有影響力的當代藝術家之一。也因其獨特的表達方式,使其多年遊離於主流之外,但藏家和藝術機構卻從未遺忘他,連藝評家也為其另闢一席。根據2013年初Artprice所公佈的全球當代藝術家影響力數據中,他已名列第五位。1980年代初,鄉土寫實和傷痕美術盛行之時,周選擇了遠赴藏區,用印象派筆法描繪高原藏民的生活,在繪畫中找尋人類的精神形態;1980年代中期又辭別家鄉遠赴德國留學,研習印象派,立體主義,新表現主義等西方現代派技法和藝術精髓。回國後,恰逢天安門事件爆發,許多藝術家開始著眼社會的變革和個人命運的深刻命題。周則置身世外,潛心探索,創作一批極富實驗精神的人像和抽象人體作品。這一時期的作品的市場表現非常優秀;之後又嘗試了花卉,山石,紅石等融合中西方美學思想精髓的佳作;「紅人」的出現顛覆了藝術家過往的風格,鮮紅的肉體,撩人的雲雨姿態猶如盛放的花朵,映襯撩人的情慾。

中國古代文人畫中梅蘭竹菊四君子不勝枚舉,除去對植物本身的描繪,畫面所承載的多是中國文人對自我品格的比擬和追求,而這些與桃花無關。風月豔情的詩文則多以桃花比擬。藝術家也曾坦言,愛情對桃花系列的影響深遠。花紅葉碧的絢爛風景又常與寓意情慾的紅人結合在一起。亦如評論家呂澎所說「桃花是周春芽的心境,在不斷展開的桃花和樹枝的世界裡,心境也在不斷的展開。古人通過他們的圖像教會了後關於宏觀世界的認識,教會了關於筆墨中的自由的心境與趣味,而今天的生活又讓藝術家瞭解到了真實心境的重要性。」「周的桃花不屬於物質世界,這註定了中國世界的不確定性;周春芽在好幾張畫布同時或者先後開始他的塗抹。沒有時間表,但有衝動,沒有計劃,但有結果——所有的表現都來自藝術家的自由的心境。」周春芽以自己的方式對話上古的筆墨情趣,以油彩在畫布上「書寫」桃花。

回顧這個系列的創作初衷,2005年春,周春芽在成都龍泉山遊玩時,留意到遍山盛開的桃花,被桃花「野」和「豔」的特色所吸引,於是開始創作「桃花風景」系列。而他偶得一幅家鄉晚清先賢龔晴皋的書法對聯,「湖上修眉遠山色,風前薄面小桃花」。文辭風流,流露出古典文人的精緻和幽雅,又有懷春的感覺,曖昧而略帶情色意味,恰恰應和了這一系列的主題。桃花系列延續「紅人」著鮮豔撩人的色彩,撇開了中國文人畫中對於「梅蘭竹菊」四君子的獨愛,熱烈的情慾滲入了中國文人畫的矜持與清高。正如藝術家所言,畫桃花,並非畫花或風景,而是表達一種心境。燦如春桃的也有人生命中最絢爛的年華:短暫,旺盛,新鮮。桃花曖昧的色彩也映襯了人之於愛情和性愛的欲望,不可避免的欲望。藝術家在桃花上找到了人與自然的相通之處。1224描繪的桃花的同時,也寄託著對生活的美好期待和信心。同年,他也開始了新的嘗試:將「紅人」與「桃花」結合,二者並置後發生了奇妙的反應,絢爛的桃花與花之下縱情雲雨的人物完美融合在一起,人最原始的本能在桃花的掩映下變成一種真誠的衝動,紅人被簡化成生命欲望的象徵,粗紅的線條在畫面上肆意流淌,作品充滿生機。周形容這一系列是:「在一種流動的色彩情緒中放縱著真誠而本能的幻想,在一種宏大的場景中將人的自然屬性徹底的釋放、引爆——溫和而暴力!」

2007年之後,這一系列也開始有了新的變化,紅人的形象日趨具象,桃花也日漸寫實,人物與環境的融合度更高。畫面的意境也變得溫和平靜。撩人的桃紅色漸漸變淡,赤裸的紅人也穿上了衣服,骷髏等神秘元素也被加入到畫面當中。溫和的暴力轉而成為內斂含蓄的感情。漸漸地作品的意境隨之清雅寧靜,桃紅色少了,綠色多了,速度感降下來了。桃之夭夭,花朵漸成畫面主角,但不再挑逗,紅人也開始消失,背景也越趨具象,畫風朝單純的風景回歸。但桃花系列仍舊打破了中國傳統美學描摹桃花時的慣有模式,從色彩到構圖給人鬼魅奔放之感。作品給人無窮的想像和極致的誇張。人的本性如桃花,走入桃林便會心花怒放,有直接接近生命本原的感覺,跳動的原始1369脈搏觸動著每顆敏感的心。在周春芽的筆下,桃花是鮮活的春天,是無法壓抑的情懷,明豔的桃紅,羞澀的粉紅延伸為睹花之人內心的情感。他的桃花從傳統的審美和符號中來,又不同於傳統的國畫圖式。蔓延在畫面中的桃花肆意放縱,毫不遮掩她們的熱烈和性感,宛若花季的少女嫣然叢中微笑。他在用色方面也是極盡豔麗和衝擊,這些桃花像是色彩的交響,我們目不暇接。《桃花林》為近年來周春芽在這個系列作品的延展的佳作。畫面選取一枝盛放的桃枝掛滿鮮豔的花朵,搖曳多姿的瞬間。大瓣的桃花佔據畫面左上1516的空間,遒勁的枝幹帶著濃密的花朵延伸至畫面右側中景的位置,畫增強畫面縱深;花枝勁秀芬芳,卓爾不群。遠景處點染的綠色和粉色漸次暗示遠處成片的桃林。畫面右側樹枝的曲線增強畫面律動,桃花的分佈富有節奏韻律,前景處密,中景處疏,但密而有序,亂中有法。粉嫩的花朵和幹枝相映,更顯濃豔襲人。畫面中桃花的色彩更趨清雅,枝幹,桃葉於黃土更使色彩層次豐富,構圖豐滿悅目。

FOLLOW US.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