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1.60

1960年

油彩 畫布

97 x 130 cm

簽名右下:無極 ZAO
簽名畫背:ZAO WOU-Ki 26.1.60

預估價

估價待詢

成交價
108,960,000
26,510,949
3,414,604
業務與狀況諮詢


羅芙奧台北2016秋季拍賣會

326

趙無極 (華裔法籍, 1921 - 2013)

26.01.60


Please Enter Your Questions.

Wrong Email.


來源:
法蘭西畫廊,巴黎
私人收藏,歐洲

展覽:
「趙無極近作展」,法蘭西畫廊,巴黎,法國,1960

圖錄:
《趙無極近作展》,法蘭西畫廊出版,巴黎,法國,1960,黑白圖版,頁38
《趙無極》,雷馬利撰,昨日今日出版社,巴黎,法國,1978,黑白圖版,編號289,頁283
《趙無極》,雷馬利撰,藝術圈出版社,巴黎,法國,1986,黑白版圖,編號321,頁323
此作品將被收錄在弗朗索瓦.馬凱女士與揚.亨德根所編著之趙無極作品全集

附趙無極工作室開立之原作保證書

賞析:
天啟之光 振盪至永恆

剛毅、深沉而琤琮有聲,穿破黑暗而來的光芒帶來嶄新的視界,於混沌無形之中,釋放出一股貫穿千里的振盪。這是趙無極1960年精采之作《26.01.60》,而這一年,藝術家攀越了個人藝術生涯前所未有的高峰,亦將藝術的進程,在東西方文化的融匯之下,推至了新的境界。

蓄積不懈 乃成大器

趙無極自1948年偕同新婚妻子謝景蘭來到巴黎,在這世界的藝術之都實踐他對藝術的凌雲壯志,一年後即舉行了他在巴黎的第一次個展。1951年,一次前往瑞士展出的停留期間,趙無極從保羅.克利的畫作中受到極大的啟發,從而脫離了具象寫實的限制,將符號象徵與想像形式引入繪畫,在非具象的形式與輕靈的線條之間找到內蘊更為深遠、更切合他個人需求的視覺語彙,並由此觸動對於中國文化的探尋,開啟了突破性的甲骨文時期。之後,趙無極持續旅行各地汲取養份,逐漸確立純粹抽象的發展方向。而就在同一段時間,趙無極也經歷了個人生活的重大轉折,曾與他比翼雙飛的髮妻謝景蘭在1957年選擇了與他離異,為藝術家帶來了無比沉重的打擊,直至隔年趙無極在香港遇見了陳美琴,墜入愛河的兩人旋及返回巴黎結婚,趙無極才脫離了傷痛,再次擁抱幸福。隨著創作方向愈見明晰,而澎派的情感重獲歸屬,趙無極的創作能量不斷積蓄,及至1960年,符號轉化成色彩、線條與筆觸,可辨視的具象形體退位,無形之中,反而蘊藏了千變萬化之意涵,衍生出無限廣闊的想像,融貫東方與西方文化精神的趙氏抒情抽象,於焉生成。

相對於此前徐徐作畫、細細琢磨的創作節奏,1960年趙無極創作能量甚豐,藝術風格的成熟與內心的篤定,使他思如泉湧,開拓嶄新的藝術疆域。相較於1960年代中期才開始出現的大尺幅畫作,此時藝術家以中等尺幅為主,《26.01.60》亦不例外,然而,在透過成熟的結構佈局、潛伏的張力以及疾速的筆勢,凝聚於《26.01.60》畫面中的力量,躍然浮於畫布之上,氣宇非凡之勢確立了該件作品為趙氏在60年代的代表。趙無極藝術之路上的成就,亦體現在外界的肯定,這一年他在藝壇的聲望也來到新的高點,6至 7月二度在法蘭西畫廊舉辦個展,當時法蘭西畫廊代理法國戰後重要的抽象藝術家如哈同、蘇拉吉、馬內榭, 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1960年秋天,藝術家首次代表法國參加威尼斯雙年展,再度以其成熟的抒情抽象,吸引世人的目光。

洪荒之中裂變的曙光

趙無極1960年高峰時期的磅礡之作《26.01.60》映照了此時藝術家內在的哲思。他以鐵灰、深藍與深褐色構成了深邃、騷動的神秘空間,有如太初之始,宇宙洪荒的一片混沌。就在這一片未明之間,細膩、敏銳、躍動不已的筆觸自畫幅中央水平開展,纖細卻堅韌的筆觸密集地交錯,如併發的氣旋,亦如舞動的羽翼,譜出充滿張力且質地豐富的生命律動,銀白光芒從中穿透而出,彷彿自遙遠的宇宙彼瑞奔馳了幾萬光年而來。藝術史學者蕭瓊瑞在《中國巨匠美術週刊 – 趙無極》一書中曾如此描述趙無極1960年代的作品:「⋯⋯ 在畫面上自由的揮灑、組合,擺脫題材、法則的限制,一切遵從內在的需求。趙無極呈顯一個深邃、富有動力、荒原中透露著華麗的世界。」而這個世界映照出一種潛藏於內心的爆發力,展現了藝術家心中積極投身探索未知,堅定而無畏的決心。

趙無極在此採用純粹低限的色彩,恰如天地亘古之始,原始卻涵納無限的變幻,他使用冷洌的色調,卻營造出如烈火般奔騰的情緒,在有限的畫幅之內揮灑出無垠的廣闊意象,猶如一個巨大的宇宙,無形的力量互相追逐、激盪與生成,廣納天地之間的氣象萬千,正如曾任法國總理的詩人暨藝評家多米尼克.德.維爾潘 所說的:「他的繪畫面向生活,而生活也面向繪畫。他把自己投入未來,追求進步和未知的結局,從這個意義上說,他的畫是一種智慧。」「(摘錄自多米尼克.德.維爾潘 撰《在光線的迷宮中》,《趙無極》,香港季豐美術出版社出版,2010,20頁)」。而氣勢壯闊之餘,趙無極的作品總縈繞著一股詩的質地,以及音樂性的流動韻律,《26.01.60》亦然,這與藝術家血液裡的東方素養有著深刻的關聯。趙無極曾在一次訪談中提到:「人們都服從於一種傳統,我卻服從於兩種傳統。」說明中國與法國雙重文化傳統對他的影響。他自幼受到江南山水的薰陶,卻在安身於巴黎之後,重新領悟了中國哲思的精神內涵,而或許正如同老莊思想所強調的心領神會之無形價值,隱隱之間促使他走向抽象繪畫。1960年代藝術家尚未投注大量心力於水墨技法的研究,他的繪畫語彙仍是非常西方的,然而我們卻不難在《26.01.60》的起伏跌宕之中,領略到中國山水幻化於無形的內在精神,與東方天地哲思的無限意境,如此地浩瀚、悠遠,直至永恆。

FOLLOW US.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