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號 068 羅芙奧2020秋季拍賣會

羅芙奧2020秋季拍賣會

無題

艾迪.馬丁內斯 (美國, 1977)

2015年

油彩 壓克力 絹印 墨 瓷釉 噴漆 畫布

182.8 x 274.3 cm

預估價格

TWD 14,000,000-22,000,000

HKD 3,723,000-5,851,000

USD 479,800-753,900

CNY 3,294,000-5,176,000

成交價格


附藝術家親筆簽名之原作保證書

來源:
提姆斯.泰勒畫廊,倫敦
私人收藏,亞洲

+ 概述

艾迪.馬丁內斯的祖父是波多黎各人,僅管艾迪擁有拉丁裔的姓氏,他出生時已是道道地地的美國人,不會說西班牙語。他的父親是一位承建商,專責房屋的油漆。父親可說是小艾迪的藝術啟蒙。兒時隨著父親工作,對刷油漆一點都不陌生。看著父親在牆上從零開始,到完成工作,這是他童年時的重要記憶。幫忙之餘,有時會拿著油漆躲到一旁偷偷畫畫。自小時對繪畫的好奇,以及浸淫在充滿街頭塗鴉文化的美國大都會,更是培養了他後來成為藝術家的養分。收集向來是他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無論是郵票、錢幣、漫畫書,拉拉雜雜的東西,收集成為習慣。1988 年就讀五年級(11歲)時他住在舊金山,迷上集郵,是個郵票大收藏家,還曾當上少年集郵組織「富蘭克林集郵俱樂部」(Benjamin Franklin Stamp Club)的treasurer會計,這段經歷令他非常開心。長大後即使不再集郵,然而收集的樂趣仍在,收集成為創作時的素材。

他回顧自己再度具體關注街頭塗鴉藝術,那是 1992 年九年級(15歲),搬至加州的聖地牙哥之後。起初不外乎臨摹漫畫的人物角色,例如《凱文的幻虎世界》、《辛普森家庭》、《制裁者》和《金剛狼》等。他非常熱愛寫塗鴉字,率性地塗,自在地畫。他也曾經活躍於街頭創作,「街頭轟炸」(street booming)、「主題創作」(piecing)都是過往經歷。然而街頭突擊式的創作畢竟違法,年輕氣盛的衝撞和冒險,終究非長久之計,他形容即使熱愛滑板運動,卻無法冒著折斷脖子的風險犧牲到底。

年輕時曾經進入兩所藝術學校,包括一年在波士頓藝術學院(Art Institute of Boston),但是都無法完成課業。他曾經遺憾無法建立生命的結構,不過後來問題也能迎刃而解。十年後,他受到母校學生的崇拜。馬丁內斯可謂是自學成才的藝術家,對塗鴉藝術有其自我的想法,他自承非常容易受環境影響,總會留意街邊建築物上被留下來的記號。依照直覺去創作,凡事無須清清楚楚,率性而為的自由創作是他永不放棄的奢侈。

雖然非學院出身,馬丁內斯的藝術卻有其脈絡。早期作品因流行文化的啟發,傾向於暴力意象、瘋狂的漫畫風格,畫中反覆出現有閃亮大眼睛的人物、動物、小丑、骷顱、像粉刷牆壁的即興塗鴉,城市文化的縮影集成。後來逐漸轉向抽象畫,藝評家認為,他的藝術屬於街頭藝術,拼貼風格,更應回溯到 20 世紀的 1950 年代的傳統經典,彷彿普普藝術、行為藝術、抽象表現主義、眼鏡蛇畫派的大混搭。

某方面而言,馬丁內斯的創作精神與內涵,接近於 CoBrA 眼鏡蛇畫派。他對於該團體的成員若恩(Asger Jorn)、阿貝爾(Karel Appel)和阿雷欽斯基(Pierre Alechinsky)的藝術頗為欣賞。該團體成員創作展現的速度感、放棄控制與自動性,還有類似兒童的大型塗鴉,令他傾心。《紐約時報》曾以「眼鏡蛇畫家風格復興」(reviving styles of the Cobra painters)來形容他的創作。

馬丁內斯不喜歡別人將他的藝術類比於德. 庫寧(Willem de Kooning)、古斯頓(Philip Guston)或是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的啟發。如果非得要定義他的風格,他毋寧說是一種「畢卡索式的混亂爆炸」!他欽佩畢卡索的多產,敢於使用各種媒材,勇於嘗試並挑戰繪畫歷史。畢卡索經常使用相同的圖像與構圖,變化出新的創作。這個方式讓馬丁內斯獲得信心。於是他也重複單一構圖,樂此不疲,從中變幻出新的想法,然後快速的完成它們。他自許比畢卡索更自由,沒有公式,混亂到爆炸!

馬丁內斯的創作本質根源於素描 drawing 的發揮與變奏,每天隨身攜帶麥克筆和 Moleskine 筆記本,靈感一來隨時可畫。作家海明威、畫家梵谷和畢卡索也愛用經典的 Moleskine 筆記本,用以捕捉靈感的片刻。對多數藝術家而言,紙本繪描常常是一種練習,是作品的前奏。然而對馬丁內斯而言,繪描是他的習慣,創作的主軸。繪描不在工作室內進行,而是在家裡畫,在旅行途中畫,像是記事與日誌的工具。然後他把在外隨手素描本上的圖,張貼在工作室牆上,小畫轉譯成大畫,或有時直截移植黏貼在畫布上,使得大畫具有素描的精神內涵與感覺。單純作畫的想法,自動性的素描,他的作品裡沒有強烈的社會或政治批判意識。

就地取材,萬物皆可入畫,隨性的材質,凡想得到、想不到的,馬丁內斯都把生活的物件拼貼入畫,可能是油彩、噴漆、釉彩、嬰兒濕紙巾、披薩盒、網球⋯⋯,或是以絲網版畫放大於畫布,或塗上色彩,或抹去色彩,像是小孩子作記號一般,繪畫是他的日常,是生命的紀錄,一種當代文化的「混搭」概念。2015年開始加入絲網印刷(silkscreen)的創新運用,得以將繪描素描轉譯放大,產生豐富的意念與形象。此次的拍品《無題》即是巧妙混搭的集大成鉅作,將藝術家的精湛技藝、真情靈感詮釋於此畫之中。

「每幅畫都是一次盛宴。」美國藝術家暨作家西蒙尼尼(Ross Simonini)如此形容馬丁內斯的作品。創作發表十多年來,馬丁內斯不斷挑戰自我,可以是單一的構圖的反覆研究,卻不會耽溺於同一風格,豐富的創意譬如畢卡索們永遠令人驚艷。他的每件作品都像一座繪畫島,或說垃圾堆積場亦可,承載著當代文化的共通點,也分享了藝術家的自我,思想記號與生命經驗的累積。(部分節錄自Ravenel
季刊第32期「藝術與投資」專欄)
相關資訊

薈萃國際:現代與當代藝術

羅芙奧2020秋季拍賣會

2020/12/05 (六) 上午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