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号 053 罗芙奥2022春季拍卖会

罗芙奥2022春季拍卖会

无题

加藤泉 (日本, 1969)

2003年

油彩 画布

53 x 45.5 cm

预估价格

TWD 1,900,000-2,800,000

HKD 516,000-761,000

USD 66,100-97,400

CNY 423,000-624,000

成交价格

TWD 1,680,000

HKD 449,198

USD 57,182

CNY 381,818


签名备注

签名题识画背:无题 2003 Oil on canvas 53 x 45.5 cm (F10) Kato泉

来源
亚洲联合拍卖,香港,2011年5月28日,编号5
富艺斯拍卖,香港,2021年11月29日,编号150
现有收藏者购自上述来源

展览
「场域-动乱时代的透视者们」,府中市美术馆,东京,展期2003年11月1日至12月28日

图录
《加藤泉作品集:绘画和雕塑》,青幻舍,2011,彩色图版,页38-39
《加藤泉》,贝浩登画廊,巴黎,2020年,彩色图版,页54

+ 概述

初见加藤泉的作品,不免会把这些诡谲又异端的形象与非洲部落文化联系起来,再发散开来又觉得与古日本的神话中的「鬼魅」造型有异曲同工之妙。加藤泉出生的上世纪70年代正是日本超能力和超古代文明漫画的创作高峰期,其家乡岛根县——正是日本古文化的发源地之一。自幼熏陶在富有浓郁的神道教泛灵多神信仰,视自然界各种动植物为神祇,并保留着充满原始力量的传统祭神仪式之地。加藤泉从故乡的怪诞文学、神话传说当中吸取能量,绘画的故事线中怪谈的氛围却与作品不谋而合。似乎有意地在艺术思想上避开了当代社会的「现实麻烦」,而自己回溯,一直到人类文明的萌芽期,回到远古先民的岩画、回到依赖土地的淳朴信仰。独立于日系的卡通漫画脉络的造型,内核却有着东方文明的强力支撑,同时脱离了西方绘画进化论的体系,加藤泉的造型能力独树一帜。

加藤泉作品的用色与线条,令我想到马蒂斯的绘画与雕塑,相比起马蒂斯奔放活泼的《舞蹈(The Dance)》与粗犷厚重的《女人背部(Bather)》,加藤泉更多的是日式美学的克制收敛。加藤泉喜欢梵谷、杜布菲、培根和伊藤若冲的作品,无独有偶,这四位艺术家同样都是追求心灵与自然、探求从人性至神性的高手。加藤泉从他们当中吸取能量,并结合自己受日本古文化、日本动漫的影响,让绘画变得更有趣了。2003年,加藤泉开始尝试雕塑,作品保留着清晰的雕刻痕迹,这些都让加藤泉的作品更显原始和自然的气质。「我觉得雕塑着实为我的绘画提供了帮助。它就好像三维的画画过程。」他说。

2003年加藤泉在东京举办了《Drawings 1996-2003》个展,《无题》正是这一时期的作品,笔下的「人形」(にんぎょう)这一角色是独一无二的创作,但也会令人有一些模糊的联想。它们有着在母体腹中胎儿般的姿态,四肢纤细舒展,单调夸张的躯体构造似孩童般的屈膝而坐,前倾的身体试图索取温暖的拥抱,在幼童和精灵间取得了一种诡异的和谐。怪异的脑袋,眸色渐浅。颜色自脸颊渐变由「紫绀」渐变为「捣」;再从「绀蓝」经「蓝锖」向「纳户」色逐渐淡化。在暗淡的背景下,带着原始又有些阴翳的味道。两腿夹杂的一抹荧光黄是艺术家摒弃了笔法,加藤泉直接用手绘画,将颜色深深地揉搓至画布的肌理之中。

作品中生而为人原始的强烈存在感,平淡的单色背景酝酿出纯粹的透明与莫名的紧张,深远的意境有着超越画面的外延。几乎每个遇见它们的观看者都暗自想到,但却禁不住靠近一点,再近一点去观察它的细节,又觉得它们有些可亲可爱。正如艺术家谈起自己的灵感来源,「是一个整体,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点。」画面是自由流露的,讲不出一个为什么。因而,他的作品一律没有名字,只叫《无题》。
相关资讯

荟萃国际:现代与当代艺术

罗芙奥2022春季拍卖会

2022/06/04 (六) 下午4:00